随笔

今日老板约我谈话,谈及我最近工作状态不好,感慨良多,但我不擅长面对面的交流,而且是老板找我谈话,总不能打老板的脸吧,遂有此文。

从去年年底,公司开始转型做基因检测,而直到今年春节过后,我才真正接触到了这个项目,期间还走了一个比较谈得来的同事,自此,去年招的四个人只剩下我一个了。

刚入职的时候,我主动做了一个在社区呼声比较高的功能,因为功能比较简单的,也没多少代码,就没跟老板说,可是刚提交上去就被砍了。我和老板站在不同的角度、不同的立场看问题,我觉得需要的功能老板却觉得没用,反之亦然,而我只是刚入职的员工,自然没什么话语权,从此我就再也没主动做过东西。

要说为什么工作状态不好,首先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最近没什么事干,也不知道公司最近的发展情况;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公司网络太烂,网速慢还经常断,根本无法正常工作,一个互联网公司,连网都上不去,还上什么班。当然,我自己懒也是一方面,本来九点就起床了,就算坐公交十点多也能到,可我磨磨唧唧十点多才出发。

其实同事们的工作状态不比我好不了多少,炒股、聊天、打游戏,只不过还是按时上下班罢了,而我整天十一点才过去,还按时下班,于是就被谈话了。其实我按时下班也只是为了赶免费的班车,以前在南山的时候,我基本没有按时下班过。

老板说,我在不忙的时候应该主动学习,主动去理解我们的产品,他说当初招我就是因为看到了我对开源社区的贡献。但是他忘了一件事,我做开源只是因为兴趣,不是为了钱,我对原来的项目多少还有点兴趣,而现在这个产品,则是免费送我都没兴趣。一个公司,虽然人不多,但是该有的职责分配还是应该要有的,永远不要指望员工自己去做事情。

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,从不相信努力就能成功,更不相信自己能走狗屎运,工作的第一家公司就能发展壮大。其实我并没有整天闲着,只不过我最近在做的事情,跟公司的项目没有一点关系。一方面出于自己的兴趣,一方面为跳槽做准备。

有时候,我自己都觉得自己矛盾,对待兴趣,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,提倡自由、开源与非功利;而提到跟利益有关的事情,我立马就变成了行为功利主义者。

现在的几个同事都跟了老板好几年了,我虽然情商不高,但也不是傻子,知道自己跟老板的时间不长,不能指望除正常工资外,老板能给什么多余的福利,所以当老板跟我“画饼”的时候,我并不太相信。一个公司不能指望只给员工口头承诺、又不及时告知员工公司发展状况的情况下,员工还努力工作,甚至是主动工作。

我本以为自己为人还算随和,再加上共事也不是一天两天了,没必要如陌生人般客套,可没想到老板告诉我,同事们对我有意见,我知道自己有时候说话不过脑子,察言观色、人情世故实非我所擅长之事,有时候我都后悔自己说的话,怎奈说出去的话就如泼出去的水,覆水难收。所以在工作之前,我一直坚持不用任何即时聊天软件而用邮件与人联系,虽然不能保证不卑不亢,但也不至于说出自己后悔的话来,但是后来由于工作需要,不得不继续使用。还好我还在坚持不发朋友圈和微博,以免让更多人讨厌我。而我写博客,是因为我能随时修改或删除博文,而且对服务器有完全的控制权限

无论是纯粹为了生活、为了名利而操劳一生也好,还是为了事业、为了家庭而奋斗一生也罢,那种生活都不是我想要的。对于家庭和事业,我没有一点兴趣,我所想要的是隐居山林,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情,不用为生活而烦恼,不用担忧职场的潜规则,“谈笑有鸿儒,往来无白丁”。可惜这种生活,比共产主义还乌托邦,出来工作也无非是生活所迫罢了。

再早几年,谈话没结束我肯定就会立即辞职,但是现在,我则“成熟”不少,不仅耐心地听完教导,回家后仅仅在床上想了两个小时,我的心情就已经平静不少,估计到了周一,我就能心平气和地去上班了。终有一天,我会成为自己所恨之人,希望在此之前,我能过上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。